2014年10月15日上午,越南國家紡織服裝集團在河內文化宮國際展覽中心舉行2014年紡織設備、原輔料和印染化學材料國際展覽會開幕儀式。攝影:中國日報記者 王健
  中國日報河內10月16日電(記者 王健)2014年紡織設備、原輔料和印染化學材料國際展覽會10月15日至17日在位於越南河內市還劍湖郡陳興道街的河內文化宮國際展覽中心舉行。來自中國大陸(49家)、中國臺灣(9家)、越南(23家)、韓國(13家)、日本(2家)、泰國(2家)、澳大利亞(1家)、德國(1家)、巴基斯坦91家)等101家企業前來參展。其中越南參展的企業很多是中國紡織設備代理商。該展覽經越南工貿部、越南紡織服裝協會同意,由越南國家紡織服裝集團組織。前來參展的中國企業表示目前從“天時、地利、人和”方面非常看好越南市場,同時也表示決定中國企業在越南市場的生存發展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中越之間的“政治因素”。
  進入展廳,展區面積最大的當屬上海富山精密機械科技有限公司(HIKARI)。該公司銷售經理盧炳華對中國日報記者說:“富山公司走專註高端電腦縫紉機的道路,目前從技術創新角度看,很多獨創產品,例如HX6800系列電腦直驅只能高速包縫機(伺服型)已經超過日本、韓國的同行產品。”
  盧炳華先生說,這款機型是全球首創智能化直驅自動切線超高速包縫機,能大幅度減少線的浪費及工人的操作難度,可以使工作效率提高35%,省電2/3,可使勞動強度降低30%。盧先生自豪地說,目前在越南的戰略合作伙伴越南MDK制衣集團有限公司(越南胡志明市大型私營制衣集團公司)已經替換了使用的日本某品牌設備,取而代之的是HIKARI產品。
  在與中國日報記者交流過程中,盧炳華先生坦言道,“從資金、設備技術、市場等角度看,我們完全有能力與世界其它國家的同行進行競爭,我們的高端產品在越南市場也很有銷路。目前,我們最關心的是兩國之間的政治因素,這一點對我們在越的發展影響較大”。
  為了便於在越南開展業務,富山公司在越南派了兩名銷售經理,一位負責與越南公司之間的業務,另一位負責與越南韓國同行公司之間的業務。車中權先生是朝鮮族,懂韓國語,是富山公司在越南的銷售經理,他說,出於盈利的考慮,在越南的韓國同行公司也會購買富山公司的獨創的和性價比高的產品。
  中國日報記者來到越南強芳有限公司的展位,該公司營業部負責人武氏青女士熱情地介紹說,她所在的公司主要做進出口資訊和安裝經營服裝和鞋業各種機器設備和零部件的業務。武氏青女士坦言:“目前越南紡織企業主要是採取‘短平快’經營模式和理念,希望投資少,而且在短期內見效。所以越南企業一般不太購買日本或韓國的質量好但價格昂貴的產品,因為這樣的投入會很大,資金周轉也慢。越南公司一般還是喜歡購買性價比合適的中國產品。”她說,“目前中國產品的技術質量足以滿足越南企業的需求,且價格只是日本或韓國同類產品的大約1/3”。
  江蘇省吳江市新旺紡織品有限公司也在展區租了兩個展位。中國日報記者在與該公司董事長朱正旺先生交流過程中瞭解到,這是一家集設計、開發、生產、銷售於一體的生產型企業,在國內的固定資產5億元人民幣,年紡織造量達3500萬米,業務涵蓋紡織、染色、後整理、貿易等環節。朱正旺先生說,最近半年多來曾多次來越南考察市場環境,對越南市場有了比較詳細的瞭解,這次也利用展會與越南客戶進行更為直接的對接和瞭解。
  朱正旺先生說,目前公司在國內有120台織布機,還有很多配套設備,每台織布機需要50萬元人民幣。朱先生說,通過對越南市場環境的考察,感覺這裡的投資建廠環境還不錯,他準備在近期在河內或者胡志明市租地建設一個面積至少5000平米的廠房,從中國國內購進150台織布機以及配套機械,投入大約2000萬元人民幣。
  朱先生說,目前中國國內紡織業已經成為過剩產業。而目前的越南紡織市場產業鏈已經產生,紡紗、印染都有了影子。此時將自己的企業打入越南市場,有配套產業做支撐。朱先生分析說,前幾年中國臺灣和韓國企業在越南扎下了根,市場、產業鏈都已經培育出來。有了市場和產業鏈,這時進入越南時機最好。但具體好在哪裡,還不能具體說得出來,只是目前的判斷分析是好的。這要在具體操作時才能看得出來,但作為商人,只要有利可圖,就可以嘗試。
  朱正旺先生說,他準備第一期在越南投入2000萬,這是最保守的試探性投資。第二期、第三期還會加大投資,先把市場抓到手裡,且投入見效要快。他說,“如果達到預期,會在越南買地皮自己造廠房。” 朱正旺先生說,現在越南的市場、資金、天時、地理、管理經驗、人才都不是問題,最擔心的就是政治因素。朱正旺先生說,他準備從國內帶骨幹過來,到越南培訓當地員工。談到生產規模,朱先生說,生產一定要有規模,否則工人的吃喝住行的開銷都不能滿足。因為在國內老家目前的產品年銷售額就在2億元人民幣,所以在越南小打小鬧根本就不考慮。他說,“做生意講究節奏,拖泥帶水等人家都弄好了,也就沒有我們的機會了”。
  朱先生說,目前國內紡織業處於飽和狀態,國內的紡織設備也是最便宜的時候,所以,目前從國內進口成套紡織設備投資最便宜,比如原來5萬元人民幣一臺的設備,現在3萬元人民幣就可以買到。
  談到經營理念,朱先生說:“現在一些外國著名成衣製作公司陸續將工廠遷移到越南,我現在送貨上門,在這些大的成衣企業家門口做輔助材料的生意。土耳其的紡織業非常發達,主要是利用了與歐洲近的地理優勢。最近越南政府也採取了一些動作,與美國談判簽署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TPP),但協定規定原材料必須在產品生產國採購,出口的產品才能享受免稅。在越南,不管是韓國企業還是中國企業,所用原材料棉紗基本都是從中國進口的。所以我考慮將我的工廠設在越南,實行本土化。首先要法人本土化。所以我要通過做法律文件和選擇可靠的合作伙伴的方式處理好與越南人合作的法律關係。我考慮全資建廠,不能讓當地人持股,以此來避免以後的糾紛。主要通過管理層面來與越南當地人合作。”
  朱先生說:“為了保險起見,我第一步與總公司在香港,在越南建廠的一位韓國朋友合作。雙方投入各50%。韓國人在越南有市場,有人脈,有很好的銷售能力。而我有紡織創業的經驗,廠里的人才多,專業化強”。
  朱先生還向記者透露了他的商業秘密,“通過企業生產的本地化,從中國進口紗線,在越南織布,再將紡織出來的布賣給在越南的企業。當然,我還可以將我在越南生產的產品直接出口到美國、歐洲、東南亞市場。中國國內生產的產品如果直接出口美國,需要交稅,同時享受10個點的退稅。但如果我將產品賣到越南,經過生產加工後再賣到美國,從越南到美國的這個出口環節可以享受免稅,我就可以從中多賺5個點。所以通過越南這個市場,我的產品出口到美國,比從中國直接出口到美國要節省500萬元人民幣。這個利潤空間是很大的。” 朱先生還說,“我說的這些,其實很多商家都知道的。但目前很多人不敢冒險。”
  朱先生說,“儘管5月份越南出現了打砸搶事件,兩國關係緊張,很多商家都回國,有些商家在觀望。但我認為,只要兩國關係穩定,一切照常運轉的話,我是不擔心我的產品賣不出去的。即使越南市場飽和,我還可以將產品從越南出口到歐美等國。我主要靠貿易政策來賺錢。” 朱先生自信地說,“在未來一兩個月內,我就會有大動作,其它中國人不敢來,我敢來,我認為從投入產出比講,由於目前在世界著名品牌的制衣廠在越南,又可以依托中國的原材料,所以越南的紡織市場潛力很大,甚至可以輻射到歐美市場,因此現在是在越南投資建廠的最佳時機。”
  在展區,記者發現,還有一些由中國燃料工業協會牽頭組織的數家中國印染企業前來參展。據某廠家業務員稱,第一天來參展的越南印染企業前來洽談業務的很少。不過他們來之前曾經做過調研,在越南印染市場還是很大的。
  記者發現,中國大陸紡織輔料企業、中國台資紡織設備企業以及中國大陸的物流公司在越南也比較活躍。
  (編輯:劉宇)
  
  上海富山精密機械科技有限公司(HIKARI)在越南的代理商正在為客戶拍照留念。中國日報記者 王健
  
  越南強芳有限公司營銷部經理武氏青和該公司老闆的女兒在公司展台工作。攝影:中國日報記者 王健
  
  江蘇省吳江市新旺紡織品有限公司董事長朱正旺先生以及員工在展台展示自己的產品。攝影:中國日報記者 王健
  
  上海紡織品裝飾輔料企業在老街設有工廠,其易拉得粘貼材料與越南很多服裝企業都有業務聯繫。攝影:中國日報記者 王健
  
  上海ET國際物流有限公司也參加了展會。攝影:中國日報記者 王健
  
  中國臺灣金輪紡織設備公司在越南的經銷商在展廳展示公司的產品。攝影:中國日報記者 王健
  (原標題:中企參加越南國際紡織展 政治因素或成在越發展關鍵[1]-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1113

muzvrixoq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